?
邱智淵觀點》國際難民蜂擁而出 西方態度貌合神離
新頭殼newtalk 文/
國際中國
根據估計,2018年上半年已有1130人在穿越北非至歐洲的危險海域中失去生命。
根據估計,2018年上半年已有1130人在穿越北非至歐洲的危險海域中失去生命。   圖:翻攝自Youtube,資料照片

人類的歷史發展不管是文明的成長爆發,還是衝突的對立燒殺,都與移民、難民有著密不可分的牽連與交錯。

渡海災民遇難激增

聯合國6月30日才剛剛對於中東、北非橫渡地中海的難民表達關切,呼籲國際社會協力避免此一悲劇持續發生,7月1日、7月2日又有數百名難民嘗試橫渡地中海,卻因為船難而葬身海底。

人倫悲劇固然令人悲傷,由於國際局勢的趨勢與現實面,只要難民來源地的政治持續不穩定經局市、經濟狀況無法改善,這種難民往歐洲走,甚至嘗試逃往美國的機率就會不斷攀升,追求安全安定的居所、溫飽的生活環境就是人類生存的基本要求。

歐洲這兩年反移/難民言論高漲,甚至逐步影響或掌控歐美各國的決策圈,但是卻阻擋不了人們追求基本生存的卑微心願;即使去年燒殺移民、移/住民對立的慘劇橫生,想逃往歐洲的難民人數卻又大幅增加。根據統計,過去幾個月來有數萬名中東、北非的船民冒著生命危險橫渡地中海,而且主要由希臘、義大利與西班牙等三個南歐國家進入歐盟地區。這樣突然蜂擁而出的難民潮,不僅造成希西義三個被進入國的手忙腳亂,難民進入後又肆無忌憚地往較富裕的北、西歐亂竄,由於無跡可查,終至成為社會治安的死角,並搶奪原居民的工作機會,這也是這兩年歐洲數次爆發恐怖攻擊的源起。

難民問題日益嚴重

根據估計,2018年上半年已有1130人在穿越北非至歐洲的危險海域中失去生命。

根據聯合國統計,截至2017年底,全球有6850萬人被迫流離失所,相當於每110人中就有1人流離失所;有2540萬人為了逃離衝突和迫害而離開自己的國家成為難民,其中三分之二来自五個國家:敘利亞、阿富汗、南蘇丹、缅甸和索馬利亞。2017年的每一天平均有4萬4500人逃離住地。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6月20日在紀念「世界難民日」時就提及,這些令人怵目驚心的數字再次印證了全球難民問題越發嚴峻。他呼籲全球必須共同來承擔解決問題的責任,對於難民給於援助,讓他們得以生存、融入、發展,並享有同等的權利和機會實現自我的潛能。

美國強硬 歐洲紛亂

面對這樣蜂擁而來的難民問題,世界各主要收容地區的心態不一。這當然跟收容國國民面對移/難民的心態有關。

聯合國難民署今年提出的《全球趨勢報告》就顯示,85%的難民生活極度貧困,很少得到支持與照顧。五分之四的難民居住在貧困的社區,通常這些社區本身都處於邊緣的邊境地區,資源很少。初期難民接納國的人民因為同情還會善意接納與協助這些移/難民朋友,但是當這些移入者人數增多,影響到原居民的生活節奏,生存權益,生命安全時,對於移入者排斥的心態變乍然而生,尤其難民造成被進入國工作機會減縮,社會治安不穩定,乃至於成為顛覆國家政體的動亂來源時,對於移民已從冷漠轉而為嫌惡對抗。這也就是川普提出零容忍的移民政策,在歐洲極右派與種族主義者抬頭的原因。

英雄變狗熊

難民問題的日益嚴重,造成歐盟的分裂,德國政局的紛亂,更讓昔日光芒四射的鐵娘子「英雄變成狗熊」。

歐盟各國為了是否接納,如何接納移民意見分歧,南歐認為他們是難民的受害者,東歐覺得難民減損了他們的工作機會,也無力接納。歐盟主要兩國法國與德國因為難民造成了大量社會問題,也從當初無條件收容,轉而為有條件接受。德國總理梅克爾更被內閣要脅,基社黨主張嚴格管制邊界,揚言不惜辭職,聯合政府面臨瓦解危機。更糟的,德國政局不穩將造成歐盟更難同心面對移/難民問題。

無解的難民問題

2016年9月,聯合國在「應對大規模移動的難民和移民議題高峰會」上通過了歷史性的《紐約宣言》,世界主要國家在應對大規模移動的難民和移民議題上提承集體的承諾,聯合國目前正努力提出並協商《全球移徙契约》,以實現安全、有序和正常的移徙的人類移動的全球制度。但是在完美的制度,如果無法落實也不過是個束諸高閣的憲章。移/難民問題事涉被移住國國家與人民的基本權益,要克服非常不易。

人類的歷史發展其實就是一篇移民與難民交織而成的血淚史,移/難民能成為國家的正數,還是社會的負數,就考驗著各國的耐心與決策者的能力了。

根據估計,2018年上半年已有1130人在穿越北非至歐洲的危險海域中失去生命。
人類的歷史發展不管是文明的成長爆發,還是衝突的對立燒殺,都與移民、難民有著密不可分的牽連與交錯。   圖:翻攝自Youtube,資料照片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