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管仁健觀點》中國好聲音尾 明年能不續金曲貂嗎?
新頭殼newtalk 文/
生活藝文
第29屆金曲獎頒獎典禮今天在台北小巨蛋舉行,最佳作曲人獎由盧廣仲以「魚仔」獲得。
第29屆金曲獎頒獎典禮今天在台北小巨蛋舉行,最佳作曲人獎由盧廣仲以「魚仔」獲得。   圖:翻攝自第29屆金曲獎頒獎典禮youtube直播

好好一個金曲29頒獎典禮,最後莫名其妙被兩個中國好聲音的綜藝咖「導師」搞砸了。音樂無國界,本魯也堅決反對金馬獎與金曲獎要對中國人設限。但主辦單位對於頒獎者,拜託也稍微過濾一下。不願尊重這個典禮的來賓,無論過去曾在樂壇有何豐功偉業,都該敬而遠之。

2016年6月25日,金曲27頒獎典禮上,兩度榮獲最佳國語女歌手的張清芳,受邀頒發「最佳國語專輯」獎項,上台後先是自爆剛從老公朋友的慶生會過來,被主持人黃子佼虧渾身酒味,但她仍大言不慚地說「喝點酒才會High」。不勝酒力的貴婦歌后,在台上竟茫到直呼入圍者熊仔「那個胖子」。頒獎給蘇打綠後還搶著要發言,最後終於被看不下去的黃子佼拉開。

但張清芳還只是一個人酒後鬧場,今年更誇張,兩個專程從中國到此「來亂的」導師,破壞力比喝茫了的張清芳還大好幾倍。2018年6月24日《自由即時》報導〈哈林那英挨譙金曲最大爛尾 小巨蛋一句話慘變浙江衛視〉:

「金曲29昨落幕,今年鄉民……公認爛尾為最後一part『哈林』庾澄慶與那英的組合,超時緊張階段2人被嫌太拖,尤其哈林還燒聲模仿曾志偉,並口誤『啞子都嗓了』,讓鄉民一致崩潰『好了沒』、『來亂的』。

2人一上台,鄉民就以為是在看中國選秀節目《中國好聲音》,原本的『導師』到小巨蛋搖身變成頒獎人,『導師全來了』,2人一搭一唱充滿濃濃中國味,哈林還說金曲獎舞台上的銀幕是『大屏幕』,一陣練肖威停不了,鄉民疑問『春晚說相聲喔』,『這裡是小巨蛋,不是浙江衛視』。」

為什麼「國語專輯」最重要?

庾澄慶與那英兩人在音樂上都有其成就,但搞笑與音樂一樣,真的是要有天分的。沒錯,節目超時不能怪罪給最後一組頒獎人與得獎人。但這兩位也都算資深藝人了,上台前既然知道時間寶貴,就該知趣地少講廢話,尤其是那些真的很難讓台灣人領悟的「中國式幽默」。

庾澄慶主持節目,向來繃著一張娛樂記者所形容的「雞巴臉」(說是「臭臉」比較好),明明反應慢、口才差,缺乏幽默感,這些問題全世界都知道,可能就庾澄慶自己不知道。假如不是張小燕力挺,他大概早就該消失在主持界了。

一個廢話超多卻不自覺的哈林,已經讓人頭痛了,再加一個蠢話超多也不自覺的那英,金曲29真的是被「雷哈那」了。請看下面這段廢話與蠢話的對談:

「那英小姐,我們現在要頒的是什麼獎?」
「國語專輯啊!」
「最重要的獎項,對吧?」
「對!」
「為什麼最重要?」
「首先,一張專輯的製作過程,先有好的想法,然後進入錄製工作,要有好的詞曲創作完成,接著我們要有大量的編曲工作,再進入就是要錄製樂器、主音、合唱,還有混音,到最後就是整個母帶的製作完成,這樣的過程,也是一張專輯最精準的高分。所以,這個才叫最佳專輯。」

那英說的完全是中國專業訓練下的無聊蠢話,她說的構想、詞曲工作、編曲、樂器、主音、合唱、混音……,別說是做國語專輯需要,做台語、客語、粵語、日語、韓語到火星語專輯……不也都一樣需要嗎?但那英的蠢話可以不討論,庾澄慶把國語專輯定義為「最重要的獎項」,這才是高級外省人典型的歧視與偏見。

另設方言演唱人獎的關鍵

1970年代台灣就有了《金曲獎》,但那只是中視剛開播時一個電視音樂節目。1971年3月,《金曲獎》首播,主持人「金曲小姐」洪小喬頭戴寬邊草帽遮面,手抱吉他,臨場修改觀眾來信後譜曲而唱,音樂才女一炮而紅,後來嫁給影視大亨邱復生。

當時的金曲獎還不是像其他由新聞局主辦的金馬獎、金鐘獎與金鼎獎那樣,是歌手與唱片公司一年一度的盛會。1965年首創的金鐘獎,到1980年的第15屆,才分別頒發最佳男女歌唱演員獎給劉文正與鄧麗,1981年第16屆改為最佳歌星獎。至於最佳唱片,則是角逐金鼎獎。其他音樂詞曲編曲錄音等技術人員,就無任何獎項。

1982年當紅女歌手蔡琴,寫了一封長達8頁的陳情書給新聞局長宋楚瑜,建議台灣應每年舉辦一項全國性音樂獎。但這建議直到1986年,新聞局才舉辦「好歌大家唱」,獎勵音樂從業人員。1988年再以此基礎籌辦金曲獎,1989年開始舉辦第1屆。

起初金曲獎的最佳男女演唱人獎,並未分語言設獎。因此第1屆金曲獎最佳女演唱人由江蕙獲得。當時江蕙還叫江淑惠,她得首獎並未讓新聞局裡那些高級外省人介意。因為老實說江蕙那時不只是名字有土味,連曲風也本土。

江蕙這種從小四處走唱的台語歌手,就像演唱〈水車姑娘〉的陳淑樺與方瑞娥,長大後一個改走都會女性路線,專攻國語歌;另一個繼續唱台語歌。這樣涇渭分明的發展,讓台語歌不會威脅到國語歌,免得招來高級外省人的妒忌。

但是專門演唱台語歌的洪榮宏,1990年獲得第2屆金曲獎最佳男演唱人之後,狀況就有了變化。由於洪榮宏1980年代初期,自日本回台後,就是走偶像路線,擁有大量女性歌迷,跟傳統印象中的台語演唱人形象不同。

結果到1991年的第3屆起,新聞局對金曲獎演唱人獎項,就改成依照語言劃分為「國語歌曲」及「方言歌曲」兩類。最佳方言男女演唱人分別由李茂山與許景淳獲得,最佳國語男女演唱人則由趙傳與陳淑樺獲得。

2003年第14屆時,方言演唱人獎項再依語言分別設立:台語男演唱人、台語女演唱人、客語演唱人以及原住民語演唱人等四個獎項。而最佳台語男女演唱人獎自2007年第18屆起,更名為「最佳台語男女歌手獎」迄今。

電視上禁播台語歌曲廣告

1990年洪榮宏獲得金曲2最佳男演唱人獎之後,新聞局次年起,就將台語歌手分到「方言」類。這時雖然已經解嚴,但新聞局裡仍是當年大內高手時代遺留下的爪牙。1986年全台發生玻璃罐蔭花生含肉毒桿菌案,造成彰化等地多人中毒身亡。

因為依戒嚴時代的廣電法規定,政令宣導短片與插播稿,如果在國語節目中插播,就限定只能以國語播出。黃金時間早已禁播台語節目多年,因此這些警告民眾不可食用蔭花生的插播稿,依法在電視裡也只能用國語反覆播出。彰化這裡只會聽台語的民眾,當然完全不知蔭花生有毒,白白犧牲寶貴生命。

但是這種台語不能出現在電視黃金時段裡的政策,解嚴後高級外省人掌控的新聞局仍持續執行。1990年1月,洪榮宏的台語新歌《風風雨雨這多年》,想學其他國語專輯那樣,製作電視廣告促銷。不料花下重金拍的MV,送審時遭新聞局限播。就是不得在台語節目以外的時段播出;否則就只能使用襯底音樂,但洪榮宏台語的歌聲不能出現。

為什麼高級外省人庾澄慶會把國語專輯定義為金曲獎「最重要的獎項」?關鍵就在於戒嚴時代高級外省人對台語的限制,就是原則上絕不用台語,但以下3種情況則鼓勵多用台語:
一是要用粗話罵人時。
二是代表說話人是反派時。
三是形容很苦、很窮、很倒楣時。

洪榮宏1980年代演唱的台語歌,跳脫國民黨制定的框架,又改走偶像歌手路線,擁有大量女粉絲,因此在暴紅後,高級外省人掌控的新聞局就一再打壓他,連唱片公司為他製作的廣告MV,都只准在中午與晚間六到七點的限播台語時段出現;金曲獎另設方言歌手獎項,也是為了他。

高級外省人庾澄慶,在金曲29大典上,與另一中國人「導師」那英一搭一唱,把國語專輯定義為金曲獎「最重要的獎項」,其實也就是延續戒嚴時代高級外省人對洪榮宏的歧視打壓。拜託一下明年金曲30的主辦單位,別再自我作賤,找些中國好聲音的「導師」狗尾,來續台灣金曲獎的貂吧?

編輯精選:
禁不住的禁歌07》楊三郎遭禁作品─<望你早歸>與<思念故鄉>

第29屆金曲獎頒獎典禮今天在台北小巨蛋舉行,最佳作曲人獎由盧廣仲以「魚仔」獲得。
第29屆金曲獎頒獎典禮23日晚間在台北小巨蛋盛大登場 ,資深音樂人蘇芮(前)獲得本屆特別貢獻獎。左為頒獎人陳復明。   圖:中央社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