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管仁健觀點》被習皇臨幸81秒的酥麻感
新頭殼newtalk 文/
政治經濟
從新聞照片看來,川普與金正恩是在美朝兩國的國旗前握手。北韓無論就人口、就面積、就經濟,即使是就核彈……沒有一項能與美國相提並論,但兩國元首仍是在各自國旗前握手。就算是北韓這樣一個小國,仍堅持領導人必須在對等尊嚴的情況下,與美國在雙方國旗前握手。
從新聞照片看來,川普與金正恩是在美朝兩國的國旗前握手。北韓無論就人口、就面積、就經濟,即使是就核彈……沒有一項能與美國相提並論,但兩國元首仍是在各自國旗前握手。就算是北韓這樣一個小國,仍堅持領導人必須在對等尊嚴的情況下,與美國在雙方國旗前握手。   圖:新頭殼合成

白頭特首在,閒話說習皇。中華民國最變態之處,就在於現任的總統惜字如金,但卸任的總統卻一個比一個屁話更多。

阿輝伯嗜書如命,因而說出來的往往話比屁多,甚至偶爾也有些新意,鄉民們勉強還能忍耐;至於其他兩個不讀書卻只愛刷存在感的過動老頭,完全是有屁無話。隨便大榕樹下找幾個下棋的歐里桑開講,也比那兩個俗仔放出來的有營養。2018年6月14日《新頭殼》報導〈川金會握手16秒 馬英九 : 我跟習近平握手81秒〉:

「美國總統川普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新加坡舉行峰會,外界關注對於南北韓的情勢發展,前總統馬英九今 (14) 日東吳大學『南海風雲』演講時表示,看到川金會,想到我們和中國大陸之間的關係,認為兩岸的交流其實遠遠超過兩韓,但現在兩岸關係不好,應該趕快把這關突破,增加兩岸人民交流,這是很重要的。

馬英九說,他最近看到川金會,兩岸其實很多地方遠遠領先,而這次川普和金正恩握手16秒,他當初在馬習會跟習近平握81秒,他笑說,不是他特別喜歡跟習近平握手,是因為不同媒體一直喊要拍照,『我手都痠了』。」

川金會能對等,馬習會能嗎?

《本草綱目》上說:「故腦殘者,無藥醫也。」其實何止是腦殘無藥醫,三八照樣也是無藥醫。假如不是當年金三胖的祖父堅持發動韓戰,老美因此直接宣布台海中立化,今天台灣人還能自己一人一票選總統嗎?

但腦子長鹿茸,腦漿變水母的那位老頭,不去關心朝鮮半島局勢對台灣的影響,卻在大學裡誤人子弟,嬌嗔頌讚習皇陛下英明神武,臨幸奴家68秒後,害得「我腳都痠了!」不,是手都痠了。唉!請問這種「三八」的症狀還有藥能醫嗎?

從新聞照片看來,川普與金正恩是在美朝兩國的國旗前握手。北韓無論就人口、就面積、就經濟,即使是就核彈……沒有一項能與美國相提並論,但兩國元首仍是在各自國旗前握手。就算是北韓這樣一個小國,仍堅持領導人必須在對等尊嚴的情況下,與美國在雙方國旗前握手。

反觀沾沾自喜馬特首,2015年11月7日在新加坡朝見習皇時,習大大從越南一到新加坡,地主國就鋪了紅地毯以國賓相迎,副總理兼財政部長尚達曼接機,中星兩國與國際媒體皆在現場採訪;迎接習皇的中僑,熱情揮舞著五星旗。

可是馬特首抵達樟宜機場時,只被安排走空橋,來接機的也只是該國外交部東北亞司副司長黃美美與國會議員符致鏡,不僅媒體不得採訪,來迎接的台僑也不能拿國旗,根本完全不對等。說穿了馬特首只是在習皇赴新加坡國是訪問時,專程「插隊」去晉見習皇而已。

中台兩地領導人,若是能在不對等的狀況下會面,隨時隨地都可「破冰」,但當年老蔣為何不答應?小蔣為何不答應?一向把兩蔣當神拜的馬特首,也該為大家解釋一下,要在這樣明顯不對等的情況下見面,兩蔣當年為何不答應見毛鄧?兩蔣為何不「破冰」?

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馬特首與藍營那政客,在國內每逢選舉,就祭出「中華民國」這塊神主牌,動員智商與他們相同的族群,呼天喚地的叫囂,若不把票投給他們,「中華民國」就會亡了。胸前還要掛個車輪餅的徽章,指責對手不像他這樣,把車輪餅像戴孝一樣掛著,就該天誅地滅。

新黨的騙子趙少康更誇張,24年前與阿扁競選台北市長時,就提出阿扁選上市長後會有「台獨時間表」。結果阿扁當了市長4年,甚至再當了總統8年,台獨的「時間表」卻沒一項兌現。

但高級外省人這種「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伎倆,到馬習會等於完全拆穿。馬特首致辭時只說「一個中國」原則,卻完全閹割了「各自表述」。相反的習皇上卻只說:「兩岸中國人有能力解決自己的問題」,馬特首的「一個中國」原則,不就等於為「92共識」做了閹割手術。當然,也許本來就沒有任何「各自表述」的空間,只是國民黨「出口轉內銷」的催眠術而已。

馬習會之後召開的記者會,更是完全的失格。中方只是由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出面,台方卻是由總統馬英九親自主持,這是對等嗎?美朝川金會之後會加演這一齣鬧劇嗎?中國擺明了是要吃台灣豆腐,把欽差大臣與封疆大吏擺在一起,但「人來瘋」的馬英九卻甘為特首,配合演出,簡直就是在胡鬧。 

被臨幸68秒後的酥麻感

馬特首為了這場卸任前晉見習皇的封禪大典,會後在宴會上狂喜到竟酣醉胡言,徹底失態。回台搭機時乾脆把自己與習皇的群臣相比,說習近平幕下有五個屬虎,連自己算在內。台灣人會一票一票選出這樣的總統,這也是台灣人的悲哀。

2011年馬英九為了連任,在總統府內接受東森新聞台《就是要新聞》主持人李四端的專訪。在回答李四端時激動到一邊說,一邊揮舞右手拳頭,強調「未來4年內,絕不與大陸領導人見面,也絕不會與對岸談統一的問題,我絕對不會做出任何有損中華民國主權或者台灣尊嚴的事情」。

但馬英九順利連任後,民意支持度持續探底。在太陽花學運後,更是連黨內各大小政客都懶得甩他。為了刷存在感,竟然完全不顧國家尊嚴,不理自己的選前承諾,在不對等的「一個中國」原則下,專程趕赴新加坡,完成了這場醜態百出的朝拜之旅。

對歷史稍有涉獵的鄉民,就會看出馬特首要在卸任前演出這場鬧劇,其實也不奇怪。高級外省人說穿了就一直是這樣,戒嚴時代他們說,你們這些賤民不懂得怎麼反共,需要我們這些高級外省人來領導,稍有意見者就把你打為匪諜,非死即關。

如今這些高級外省人又換了一套說法,說你們這些賤民不懂得如何舔中,讓奴家來示範一下,怎樣能獲得聖眷垂憐。連川金會這種雙方對等的盛會,也能被他刷到存在感,嬌嗔頌讚當年被習皇陛下臨幸68秒後的酥麻感。

唉!要挑戰嫵媚爭寵,這種哈佛攝影系博士級的鷹犬,一定能獲頒諾貝爾手痠獎的。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