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管仁健觀點》別害劉曉波在台北變成蔣介石
新頭殼newtalk 文/
政治經濟
中國民運人士吾爾開希主張將劉曉波的銅像設置於市府廣場公園,但在公園擺設與當地無關的銅像,等同於台灣戒嚴時代四處林立的老蔣銅像,引起很大的爭議。
中國民運人士吾爾開希主張將劉曉波的銅像設置於市府廣場公園,但在公園擺設與當地無關的銅像,等同於台灣戒嚴時代四處林立的老蔣銅像,引起很大的爭議。   圖:翻攝youtube

老蔣統治台灣30年,殺了4萬以上的人民,也留下了4萬尊以上的銅像。戒嚴時代台灣各地的重要路口、機關行號、觀光景點,都擺設了這殺人獨夫的銅像;從大學到小學的各級學校,幾乎也都在校門口最顯眼處安放一尊銅像,連法院裡都不放過。

曾有多位到台灣司法院參訪的國外司法首長,初次見到老蔣銅像時,都以為此人必定對司法有卓越貢獻;但被告知這個人與司法毫無淵源,只是擔任過總統,大家無不感到驚訝。對於應該追求獨立的司法機關,竟然擺設政治意味濃厚的「政治圖騰」,直言無法理解。

如今改朝換代了,當年受害者假如都去找老蔣的後人或當年的鷹犬來報復,台灣恐怕會陷入混斷的暴民政治。幸而老蔣「高瞻遠矚」,早知會有這麼一天,事先預備好了這麼多銅像讓受害者洩憤。至於他老人家是不是每殺一個人,就立一尊自己的銅像,銅像數字與他所殺的人一樣,這個謎就無人能解了。

老蔣為了維護自己在台灣的神格化,真可說是費盡心思。政府還曾頒訂「蔣總統銅像製作辦法」,厚厚的一冊裡,全身或半身,站著、坐著或騎馬、戎裝或長袍,戴帽或不戴帽,都有嚴格規定。例如半身的只能做到三個扣子,多一個少一個都不行等等。

在「蔣總統銅像製作辦法」裡,除了如何製作以外,關於如何維護銅像,也有各項完備的規定。其中最嚴厲的懲罰是公然毀損銅像,將以「叛國罪」起訴。然而滄海桑田,風水輪轉,如今老蔣的一尊尊的偶像,成了當年受害者宣洩仇恨的箭靶,也成了所有想殺人的獨裁者最好的警戒。

劉曉波與市府廣場公園何干?

解嚴之後,公共場所裡罕見新設的銅像。因此前中國民運人士吾爾開希在推動的捐設劉曉波雕像,就成了很大的爭議。2018年6月2日《自由即時》報導〈吾爾開希擬捐劉曉波雕像 市府拒絕〉:

「中國禁止紀念劉曉波,民運人士吾爾開希昨於台北市議會宣布,7月13日將於市府廣場公園舉辦劉逝世週年紀念會,現場將臨時設置2.5公尺的劉曉波雕像,盼於活動後現地『永久安置』。

對此,台北市公園處長黃立遠昨受訪指,不同意公園放無關公共設施的雕像,吾爾開希要走台北市公共藝術審議委員會程序;但記者查證發現,公共藝術申請人應為興辦機關公園處,黃才說『應該是、要查一下法令』,卻未允諾公園處是否要申請該公共藝術設置,變相拒絕吾爾開希設置劉曉波紀念雕像的捐贈案。……

對於市府消極拒絕捐贈案的作法,吾爾開希受訪說,只要北市府秉公處理,依法行政,就足夠了。該案子是由民間申請,不是由政府主動來做、不存在台北市長柯文哲立場;客觀說『柯市長對劉曉波價值是尊崇的,中共絕不允許中國任何地方紀念劉曉波』,相信市長不反對。」

劉曉波是台灣多數人尊重的中國民權鬥士,去年在濟南長老教會舉行的安息聚會,本魯也曾與會。但在台統派以習皇為天,哪敢看到這種大逆不道的芻像?獨派則認為「一人一家代,公媽隨人祀」,也反對在台灣為他設立雕像。

本魯對統獨雙方的立場並無意見,但無論劉曉波有多偉大,放置雕像在毫無地緣關係的市府廣場公園,本魯則堅決反對。但若設置於私人場所,本魯則不表意見。

搶救小孩而犧牲的憲兵楊榮華

本魯從小就住北投,迄今已55年。25歲之前無論求學就業,每天往返台北都會搭乘淡水線火車(路線與今天捷運相同)。進出日治時代興建的台北火車站時,總會看到牆上有一面鍍金材質的浮雕銅像與紀念碑,上面是書法家于右任的題字「革命軍人之楷模,中華民族之精神」,這就是著名的憲兵「楊君榮華殉職紀念碑」。

楊榮華生於1931年(還小先父一歲),江西南昌人,父親錦川先生經營瓷業有成,他高中尚未畢業,就擔任屯溪中央日報記者。1948年因國共內戰從軍,在憲兵教導第1團受訓期滿後,調任憲兵第4團1營3連,駐守台北火車站。

1949年12月13日(星期二)中午一點,有一列北上火車要進站時,忽然有個年約十歲的小孩誤闖鐵道,月台上的旅客尖叫呼救卻手足無措,眼看火車就要輾過孩子時,楊榮華奮不顧身從月台跳下,到鐵道上抱起小孩放在月台,結果小孩順利獲救,但楊榮華自己卻來不及離開鐵軌,遭火車輾斷右腿及臀部,雖緊急送醫急救,仍於下午四時不治死亡。

1950年1月,憲兵司令部為紀念楊榮華的見義勇為,塑造了這塊紀念碑(碑上有浮雕銅像)以供後人緬懷憑弔。然而1986年2月24日,台北火車站的新站開始營運後,原來日治時代的舊站從3月1日起拆除,「楊榮華殉職紀念碑」也跟著遷移。

之後又因為鐵路地下化、台北捷運與台灣高鐵等工程,台北火車站歷經三次遷移改建,未來還有機場捷運的工程,紀念碑也隨工程改建而遷徙至無人聞問。十多年前為了尋找「楊榮華殉職紀念碑」,本魯向火車站的服務台、副站長室,甚至憲兵隊詢問,都無法問出答案。

最後我自己在台北火車站亂轉,終於在B3(地下三樓)高鐵轉乘區的旅客付費置物櫃附近,一台飲料自動販賣機旁,找到了這塊已經半世紀以上的紀念碑與銅像。  

救了一車60多人的看柵工高施傳

在淡水線火車,除了台北站裡的「楊榮華殉職紀念碑」,雙連站附近的錦西街平交道,也有一座高施傳義士紀念碑與銅像。

1970年10月31日下午5時56分,由淡水開往台北的384次普通列車,駛抵錦西街平交道前,56歲的看柵工高施傳放下柵欄。但這時由劉宏亮駕駛車號70--00816的46路公車,載了60多位乘客,自中山北路經錦西街轉往重慶北路,仍加足油門企圖搶越平交道,結果把柵欄鐵網衝破一個大洞,車身卻陷在平交道中間,進退不得。

由於火車離平交道已近,60多人身陷險境,高施傳一邊大聲喊叫司機加油門,一邊跑到平交道中間,幫忙拉開纏住公車車身的欄網,雙手被鋼索割破而鮮血淋漓,最後雖然拉開了遭戳破的網子,使公車及時脫困,但自己卻被剎車不及之列車,撞傷後腦並輾斷右臂,送鐵路醫院急救後不治殉職。

高施傳世居於淡水竹圍,淡水國校畢業後原本在家務農。1939年6月接受日治時代鐵路局訓練後,在鐵路局服務31年。1958年12月,高施傳自華山站奉調到雙連站,擔任錦西街平交道看柵工13年。

他平日熱心公益,在淡水世居的村落裡,獨力挖鑿一口大水井,為竹圍八勢里一鄰的十多戶居民,解決多年來的水荒問題。還經常義務替附近的竹圍國小修整教室,使學校將節省的修建費用移作充實教學設備之用。

高施傳殉職後,家裡留有76歲的老母及妻兒五人,11歲的幼女高秀錦還在竹圍國小就讀,蔣宋美齡知道後,特許她進入殉國軍人遺眷才能入學的華興小學就讀,並允諾培植她接受高等教育。

另外老蔣還特頒「義行足式」匾額一方,由高施傳的長子代表接受。國民黨中央黨部與台灣省鐵路局,決定為高施傳塑一座半身像,豎立在他捨身的錦西街平交道旁。

1971年6月9日早上11時,由交通部長張繼正主持塑像揭幕典禮,副總統嚴家淦在紀念碑正面親題「捨身取義」四字,中央黨部秘書長張寶樹的「黨員楷模」,與行政院副院長蔣經國「忠義楷模」的題字則在兩側,也是風光一時。

無奈1988年7月,為了興建台北捷運(地鐵),拆除了北淡鐵路,紀念碑也隨雙連火車站與錦西街平交道一起被拆掉。直到1996年捷運淡水線完工後,銅像以及碑體上大理石版的文字,才被捷運局在附近巷弄的文昌宮前重組,成為今天這副模樣,但原來蔣經國與嚴家淦題字的兩面大理石版,都已不知去向,只剩「黨員楷模」這面石版還被保留。

在兩蔣統治台灣時,因為標榜著「黨外無黨,黨內無派」,所以高施傳的銅像是「人民團體」的國民黨負責買單。那年代大概只有老蔣一個人的銅像,才會由國庫來支付吧?(他一個人是國,其他人都是民)

楊榮華與高施傳原本都只是社會上最基層的群眾,但他們卻用自己的生命,去證明台灣人那平凡中的不凡。雖然有人嘲弄這些小人物是「一條命換一座銅像」,但他們的銅像矗立在自己殉職的地點,這樣的銅像才是有意義的。

至於吾爾開希主張將劉曉波的銅像設置於市府廣場公園,請問劉曉波與市府廣場公園之間的關係何在?在公園擺設與當地無關的銅像,等同於台灣戒嚴時代四處林立的老蔣銅像,吾爾開希根本是在陷劉曉波於不義,希望他能三思而後「止」,別害劉曉波在台北變成蔣介石。

編輯精選:

梅克爾也救不了!劉霞最新錄音曝光:愛劉曉波就是無期徒刑

香港這款六四 游蕙禎衝撞立法會判4週即時入監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