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管仁健觀點》EQ與體脂不同 不是越低越好
新頭殼newtalk 文/
政治經濟
蔡英文總統在接見從世界衛生大會(WHA)回國的台灣世衛行動團之後,宣布將本來會用在剛斷交的西非國家布吉納法索的援外經費100萬美元(約新台幣2992萬),改為捐助世界衛生組織(WHO),作為對抗「伊波拉病毒」的基金。但消息一出,「館長」陳之漢的不滿,在臉書上痛批蔡英文「動不動就捐錢做凱子!」
蔡英文總統在接見從世界衛生大會(WHA)回國的台灣世衛行動團之後,宣布將本來會用在剛斷交的西非國家布吉納法索的援外經費100萬美元(約新台幣2992萬),改為捐助世界衛生組織(WHO),作為對抗「伊波拉病毒」的基金。但消息一出,「館長」陳之漢的不滿,在臉書上痛批蔡英文「動不動就捐錢做凱子!」   圖:新頭殼合成

2018年5月26日,蔡英文總統在接見從世界衛生大會(WHA)回國的台灣世衛行動團之後,宣布將本來會用在剛斷交的西非國家布吉納法索的援外經費100萬美元(約新台幣2992萬),改為捐助世界衛生組織(WHO),作為對抗「伊波拉病毒」的基金,以對抗中國在世衛這種非政治組織裡對台灣的暴力打壓。

但消息一出,卻引起了網紅成吉思汗健身俱樂部「館長」陳之漢的不滿,在臉書上痛批蔡英文「動不動就捐錢做凱子!」因為「運動員吃土了!基層警員消防醫護沒加給了!油價電價漲不停!年輕人沒房沒未來少子化了!弱勢偏鄉問題一直增加!然後你動不動就一百萬美金!幾億幾億的做凱子?」

由於本魯年輕時讀的也是公衛,如今雖是公衛逃兵,但對不懂裝懂,只會亂開地圖砲的館長,仍要大力譴責。長期以來台灣外交的迷思,就是以金援維繫窮國邦交,讓當地高官中飽私囊。現在拜中國之賜,台灣很快就能達到零邦交國的地步了。蔡英文才終於想通了,這次直接將過去凱子外交的經費,轉為捐助公共衛生,這怎麼會是凱子?

館長是6年級末段班的,完全無法領會台灣公衛史上慘痛的歷史,不知我們這代人是怎麼走過來的?本魯是5年級前段班,從小學到大學,班上都有小兒麻痺的男同學(女生得這種病,家裡就放棄治療,甚至餓死掐死)。頭腦簡單,四肢發達,永遠以為肌肉也能思考的網紅,絕對難以想通,一個人要能身強體健,不只是靠個人努力,大環境也很重要的。

4年級生經歷的霍亂與瘧疾,5年級生經歷的小兒麻痺與日本腦炎,遇上這種傳染病肆虐的惡劣環境,再強壯的身體倒楣了也照樣掛點。台灣無論算國民所得,還是GDP,援外經費都低到抬不起頭。不能因我們在國際政治上是棄嬰,就自暴自棄真的成為廢人,捐款世衛根本只是起步。

這樣的館長還能不強大嗎?

運動員吃土了?美國職棒就算1A的選手,技術也不遜於「中華」職棒,但人家拿多少錢?人家坐灰狗巴士奔波勞頓,里程動輒上千公里。油價漲,美國就不漲?電價漲,台灣無論怎麼漲,電費也在全世界末段班,更別說比美國了。

美國境內也有窮人問題,但美國也不會用這些理由來規避對全球公衛的援助,如果要等國內問題完全解決才能援外,台灣現在可能都還難逃瘧疾肆虐。為什麼館長要對自己完全外行的問題亂發高見?網友Angus Huang就說:

「近日的觀察,館長可能是當前網路上最堅不可摧的言論型領袖。
網路意見領袖是極為脆弱的個體,他們大多站穩政治正確立場,或是舉著某種價值觀,擁抱的群眾極為挑剔,因此若是發言上或行為上失重,就會被挑戰、被背棄。但是館長完全沒有這個問題,因為館長的群眾基礎,正是來自於長期被主流言論忽視的一群,價值單一且二元化的群體,他們只要爽就好。

就像國中男生往往會把最強悍的那個人當成老大一般。在動不動追求政治正確的網路世界,這群人找不到出口,於是館長就是害怕被閹割的異性戀男性集體焦慮下的產物:一言不合就單挑、動不動幹人媽媽,搭配上強壯的身體,館長成為了這個族群中的精神領袖。

他們愛的不是館長,他們愛的是他們投射的自己,那個強壯的、不怕被欺負的自己,正好一吐了他們生活中迫於現實被閹割的男性氣魄,也因此,館長的言論無須被檢視,不需要有脈絡、不需要論述,只要爽就好,世界不是我對就是你錯,這樣的意見領袖無法被挑戰,除非真的爆發了道德上的重大瑕疵,這樣的館長,還能不強大嗎?」

出身貧寒、常遭欺凌、混跡黑道、改過奮發、健身有成、事業多元、脾氣暴躁、敢愛敢恨……館長這一切一切的特質,讓本魯想起了日本職業摔角之父力道山。

奇妙經歷的日本職業摔角之父

力道山(Rikidozan)原名金信洛,1924年生於日本統治下的朝鮮咸鏡南道(今北韓境內)。他從小就體格壯碩,1938年在一場角力賽中,被日本相撲星探發掘,帶他到了日本,寄居在長崎縣的一戶農家,並為他改名百田光浩,希望隱藏他的朝鮮人身分。

1940年他以「力道山」之名進入相撲界,但相撲是日本傳統的職業運動,數百年來都無外國選手,以致無知狂妄的日本選手們自大排外,蔑視和欺淩來自朝鮮的力道山。

雖然他在1946年就晉升到內級力士,1949年更晉級到關協,在相撲界已排名第三,但仍遭協會裡的工作人員出言羞辱,他憤而削掉髮髻,離開相撲界,雖然自稱是從事保險業,其實是整天靠著喝酒鬥毆在打發日子。

1951年9月30日,力道山與平常一樣喝酒鬧事,竟遇到日裔美國職業摔角好手阪田,帶著一群美國職業摔跤手來日本示範表演。喝醉了的力道山,又要向阪田等人挑戰,結果卻連連慘敗。

不過被這些來自太平洋對岸的職業摔角手們一摔,反而讓他從渾渾噩噩中清醒;就像十年前他決心從朝鮮到日本來學相撲那樣,他又義無反顧地去了夏威夷學習摔角。

經過兩年的刻苦訓練,他在美國職業摔角界也闖出了一點名聲,有了「日本猛虎」的稱號。但職業摔角終究還是一種娛樂,勝負也都是為了票房而事先安排好的,在哪一個地方表演,來自當地附近或當地民眾較喜歡的選手,當然都要贏,收入也較高。

力道山知道他以一個亞裔選手的身分,在美國職業摔角界已撞到了「透明天花板」。在發展受限下,於是再下決心回到他的第二故鄉日本。

也是電影明星的力道山

1954年力道山創建了日本第一個職業摔角團體「日本職業摔角聯盟」,成功地將職業摔角引進日本,並且加入了許多神道教或軍國思想下特有的儀式,讓這項娛樂比美式職業摔角更像真的比賽。

由於日本是戰敗國,大批美軍駐紮境內,加上韓戰爆發後日本經濟蓬勃復甦,戰前軍國主義所灌輸的愚昧愛國心又被重新點燃。2月19日,日本職業摔角聯盟在藏前國技館,舉辦了一場力道山與美國NWA重量級「鐵人」丹斯的擂台賽。

在擂台上,力道山用相撲的前劈和空手道的手刀融合而成的「鐵沙掌」痛擊丹斯,民眾看了興奮異常,好像忘了十年前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的恥辱,力道山也就這樣莫名其妙成了日本右派團體塑造的民族英雄。這場象徵「日本復仇」的擂台賽,國營的NHK也全程實況轉播。

雖然大多數觀眾對職業摔角的規則一竅不通,但看到日本選手在擂台上痛打美國選手,被戰前軍國主義狼奶餵養成智障的廣大愚民,全都不禁熱淚盈眶,日式職業摔角也因此風行全日本。力道山從此不只在日本巡迴表演,也常回美國,甚至也來過台灣。

力道山除了是摔角明星外,對大多數台灣人來說,尤其是婦女同胞,第一印象竟然是電影明星。因為力道山身高176公分,體重116公斤,相對於馬場的過高,其他相撲選手的過重,他的身材不算太怪異;所以他還擔任電影男主角,演過好幾部賣座的日本電影。

力道山的電影代表作,就是1956年東寶公司製作的《男之魂》。他在劇中扮演摔角明星力道山,不僅以擂台賽的激烈場面取勝;與飾演女教師的知性女星,也是名作家的岸惠子,還有細膩感人的內心戲。劇情是在描寫摔角明星力道山,不但要在擂台上打敗美國高手馬克斯,還要面對以摔角做睹盤、企圖操縱比賽結果的黑社會。

《男之魂》不只是讓亞洲各國觀眾,認識了職業摔角這種運動,更讓力道山成了女性觀眾心中的偶像。這部電影1956年底在台灣以《龍虎鬥》之名上映時,也創下極佳的票房。

成也性格、敗也性格

另一方面力道山也積極栽培徒弟,最有名的就是馬場與豬木兩人。隨著摔角事業的成功,力道山也開始涉足其他副業如如體育館(力道會館)、餐廳、撞球場、保齡球館、高爾夫球場與夜總會,成了日本的名人與鉅富。

但力道山脾氣暴躁,喜怒無常。心情好時,小費一出手就是萬元起跳。但心情不好時,身邊的人就會倒楣,豬木曾被盛怒中的力道山從行駛中的汽車上推下來。他也曾多次酒後鬧事,登上報紙社會版。甚至和人吵架時,用嘴巴咬碎玻璃瓶吞下肚。

成也性格、敗也性格,力道山在戰後靠著在擂台上表演痛打美國人,獲得日本民眾的支持。起初除了相撲界,大多數日本人也都不知道他是朝鮮人。但力道山名利雙收後,不但不隱藏自己的身世,1963年他去了漢城(今首爾),還宣布要在當地建一座運動館,從此遭到日本右翼幫派的仇視。

1963年12月8日晚間十點,力道山在東京都千代田區永田町2之121號「新拉丁」夜總會,被「住吉會」的殺手村田勝志(25歲)在洗手間外持刀暗算,由工作人員抬入港區赤阪新町25號的山王醫院急救。

原本大家都以為這只是小傷,搶救之後,似乎也無大礙。但力道山對自己的體能過度自信,完全不聽從醫生指示,出院後立刻大量飲水、飲酒和食用壽司。一星期後傷口因細菌感染而再度惡化,再度入院後搶救無效,12月15日因腹膜炎(腸閉塞)去世,得年39歲。

從力道山短暫的一生,讓本魯想到了台灣眾多「中二病」的鄉民。力道山相當聰明,否則也無法在戰後的日本推廣職業摔角,還成功經營這麼多副業。但EQ與體脂不同、不是越低越好。

力道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凡事都相信暴力,動輒開打開罵,且永遠都認為自己是對的。最後只是小混混的一刀,加上他自己對身體的偏執傲慢,以為肌肉就是一切真理,完全不尊重醫學的專業,他的結局不也就是他自己一手打造的嗎?

編輯精選:
不堪浩鼎案二年訴訟凌遲 翁啟惠提「卑微請求」

美續揮關稅大刀!中國商務部:出乎意料但也在意料之中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