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邱智淵觀點》G7外長會議召開 瞄準國際政治大代誌
新頭殼newtalk 文/
國際中國
本年度(2018年)的七大工業國家組織(G7)高峰會將於六月於加拿大多倫多舉行,為了讓元首會議順利進行,有關國際安全與國際關係的七國外交部長與安全部長會議正在多倫多先行召開,俄羅斯、伊朗和北韓會是會中亦討論的焦點。(資料照片)
本年度(2018年)的七大工業國家組織(G7)高峰會將於六月於加拿大多倫多舉行,為了讓元首會議順利進行,有關國際安全與國際關係的七國外交部長與安全部長會議正在多倫多先行召開,俄羅斯、伊朗和北韓會是會中亦討論的焦點。(資料照片)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恐攻事件再發?

本年度(2018年)的七大工業國家組織(G7)高峰會將於六月於加拿大多倫多舉行,為了讓元首會議順利進行,有關國際安全與國際關係的七國外交部長與安全部長會議正在多倫多先行召開,俄羅斯、伊朗和北韓會是會中亦討論的焦點。

根據媒體報導此次會議進行時,加拿大多倫多市當地時間23日下午1時30分左右,卻發生1輛廂型車高速衝撞行人事件,造成9人死亡、16人受傷,雖然加拿大政府已經初步這起事件與七國外長會議正在舉辦有直接關聯,但是這次的案情與近年來恐怖分子攻擊的行徑如出一轍,終究讓人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受,也不禁讓人擔憂銷聲匿跡一陣子的恐怖攻擊事件是否又再捲土重來了?

G7的主導姓

七大工業國組織始創於1973年的五大工業國組織(簡稱「G5」),始創國有5個,包括美國、日本、西德(現今的德國)、法國、英國。義大利於1975年加入成為六大工業國組織(簡稱「G6」)。其後加拿大於1976年加入,成為七大工業國組織(簡稱「G7」)。

俄羅斯於1991年起參與G7峰會的部份會議,直至1997年,被接納成為第八個成員國,正式成為八大工業國組織(簡稱「G8」)。但因俄羅斯於2014年烏克蘭危機中站裡了克里米亞半島以及烏克蘭分裂事件中,被凍結會籍至今。因此重新恢復為七大工業國組織,「G8」亦名存實亡。

G7召開的源起是1970年代的第一次石油危機,石油危機造成了國際經濟與金融的動盪不安,五個創始會員國為了協調彼此的步調以面對難關,乃每年召開一次以解決問題。後來隨著經濟金融議題的全球化,國際互賴的加深以及國際安全議題的跨國性越來越強,G7已經成為國際主要強國的年會與論壇,更由於七國擁有了世界占多數的經濟實力,一度對於國際事務有很強大的影響性;直到2008年國際金融海嘯爆發造成G7與多數新興市場國家的經濟比重日益拉近,加上中國的快速崛起,均讓G7的影響力降低。

再者,G7不是具有常設秘書處的國際組織,使其比較類似論壇的功能。高峰會的協議必須為參與國一致同意,但是協議也沒有絕對約束性,許多國際問題仍然要回歸到事件利害關係國自行處理,更別說各會員國之間的糾紛與爭執發生呢,例如七國與俄羅斯針對烏克蘭問題的矛盾。

2018多倫多

今年的七國元首多倫多峰會的外長與安全部長會前會正在多倫多舉行,除了恐怖分子點炮告訴氣大國不要遺忘他們的存在外,今年上半年在國際政治與經貿議題上,由美國發動的一連串政經亂鬥不僅成為今年國際社會的主旋律,也深深影響著國際各國實力的消漲。

首先,美國開春以來打著消除貿易不平衡,解決貿易逆差為名而對於全球發動的關稅戰、貿易戰,不僅打亂了各國經濟的步調,也讓國際金融跟著上下起伏。美國與歐盟、日本之間的相互經貿歧見會成為六月七大國高峰會的主要焦點。

再說,此次外長會議雖標示北朝鮮、伊朗核武協定與俄羅斯/敘利亞構成的國際安全議題會是各國外長討論的重點。但目前來看,G7的歐洲成員應該最關切伊朗核武與敘利亞化學武器問題,尤其美歐在伊朗核武議題上立場有異,這才會是此次G7會議的主題。

至於討論經年卻始終沒有進展的巴黎氣候協定與中東移難民問題則可能因為德國的政治情勢仍未底定,陷入無焦點的泛談中。

各說各話的大拜拜

現在國際社會缺乏願意任勞任怨或是一言九鼎能成為各國敬重的領袖,讓現今的國際社會陷入混亂無序的狀態,再加上過往總扮演國際老大哥的美國,不再視國際責任為其義無反顧的義務,總統川普則充分發揮生意人錙銖必較,步步盤算的態度,搞得各友好盟國無所適從的窘境,這都使得這場外長會議淪為各說各話的大拜拜。

再者,美國還處於沒有國務卿的空窗期,世界強國美國在這場會議能發揮的作用令人質疑,長此以往G7會議也將因為無法具體解決問題越來越不受重視。這樣長期建立的溝通論壇被漸漸忽視是很令人遺憾地。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