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30

井蛙始終看不見城市治理願景

民進黨議員經過與高思博陣營筆戰後,終於了解以200年防洪頻率為標準的水利建設,不是只有河川整治與區域排水兩項。遺憾的是,地方議員對治水仍是一知半解,以為台北只有『淡水河系』堤防是以此標準興建。但事實上,台北捷運機廠、中科滯洪池都是以此標準防洪。議員對治水的知識與常識,不但不足,資訊也非常落後。相同的狀況,也出現在林宜瑾議員對高思博候選人的人身攻擊上。林宜瑾議員不斷釋放高思博離開台南多年的耳語,但高思博候選人僅是選擇離開政壇後,不出現在媒體螢光幕前,而非離開台南,南區光點計畫即是高思博候選人對家鄉付出的具體事證。

台灣面對極端氣候變遷下可能的致災性暴雨,各城市紛紛將戰略性重要建設的防洪標準調高至200年洪水頻率,即便是民進黨執政下的高雄捷運、桃園機場捷運皆是如此。高思博陣營此時提出50年至200年防洪頻率為準的大台南治水計劃,目的是要讓大台南的治水工程追上其他五都,讓台南人免於淹水之苦。議員本應監督市政,督促市政府積極建設,還台南市民一個免於淹水的生活!豈料,林宜瑾議員不但不思何以台南逢大雨必淹,200多億的治水經費花在哪?還反身替政府擦脂抹粉,要求台南市民應以次等治水計劃為滿足。故,當議員說出「台北是首都政經圈中心」,所以具有治水特殊需求,反諷「台南是台灣首都嗎?」,如此十足井蛙眼界說法,也就不足為奇了。

台南真的沒有200年防洪頻率為標準的水利建設需求嗎?請問林宜瑾議員,東移後的地下化的南鐵,其防洪標準應為幾年?依舊是您口中所說5-10年防洪標準就足矣嗎?民進黨大力推動的台南捷運工程的防洪標準又該是幾年?就連林宜瑾議員政治上的大前輩李俊毅委員,都曾大力抨擊賴市政府治水無方,顯見台南水患問題,早已跳脫藍、綠黨政之爭。林宜瑾議員還妄圖以政治口水遮羞,幾次連番投書,論點著實讓台南市民擔心,林議員真的有能力替市民看緊荷包嗎?還是議員只是市長施政的投票部隊?

若再將市政議題提升至全國治理,倘若南鐵、南科淹水,影響所及,絕非僅台南一市市民之不便而已,更會波及全台各地。試問,倘若鐵路至台南段中斷,南來北往的旅客,能不受影響嗎?南科淹水,對台灣股市沒有影響嗎?地方議員在有限的地方經驗下,又豈能理解部長格局的市長候選人,對家鄉治理的願景與長遠規劃呢?

我們相信政策是越辯越明!市民更可以透過政策辯論或筆戰,了解各候選人對城市治理的規劃,以便市民投票選擇。倘若林宜瑾議員真心覺得台南治水建設,僅需以5-10防洪頻率即可,那麼就請林宜瑾議員在政見上,大聲說出『台南僅需5-10年防洪頻率』的治水建設即可,一切交由選民公斷!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