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082

離開台南太久 對治水一無所知的高思博

中國國民黨台南市長候選人高思博針對治水議題濫開競選支票,提出「擘畫至少50年甚至200年防洪頻率之治水計畫」,遭水利專家群起打臉後,昨(20)高思博再次表示,堅持要將台南市都市區域排水10年防洪頻率提升到50年甚至200年,且批評反對者是無視「台南落後雙北」事實的「井底之蛙」;同時,也質疑前台南市長賴清德治水經費200億,究竟花在哪裡?

對此,台南長久下來做為全國易淹水面積最多、治水最艱難的城市,筆者身為台南市議員,面對治水這樣重中之重的百年大業,「只要治水、不要口水」,無法忍受高思博此般濫開支票的不負責任行徑,因此於日前投書痛批高思博濫開競選支票後,今天面對高思博的詭辯,再次不厭其煩地出面闢謠打臉,其能遏止高思博輕蔑台南市民智慧、濫開競選支票的選戰歪風。

首先,在看過高思博的公開說明後,針對「井底之蛙」的批評,筆者要雙手奉還。高思博雖然是台南人,但也許是離開台南太久,最近為了選舉才回來,他的觀點明顯是「站在首都看全國」,是「從首都管窺全國,心想首都可以、為何台南不行的『井底之蛙』」。

高思博表示,「早在民國62年『台北市』的治水規劃,就已經是以200年洪水頻率作為設計保護標準。」,這樣的說法明顯錯誤。所謂台北市200年防洪頻率,依現況而言,也僅限於淡水河,且這是因為淡水河的水利安全,直接攸關我國首都圈的安危,因此不惜一切代價,也要以全國唯一的超高標準來整治;此外,基於相同原因,淡水河旁的台北二重疏洪道,也因此得以50年防洪頻率的高標來進行治水規劃。

瞭解上述前提後,再看到高思博昨(20)特別強調的「台南市防洪治水建設落後『雙北』多年」一言,更突顯其無知。所謂「雙北」,並非事實,而僅是淡水河流域及台北二重疏洪道等個案,而這些水利工程之所以獨立於全國之外而得天獨厚的「唯一原因」,就是因為該河系及排水「緊鄰我國首都圈政經中心」,故而有特別的治水規畫。

因此,請問高思博,台南是台灣首都嗎?如果高思博同意「我國定都台南」並將之納入競選政見,則其所謂台南50年到200年防洪頻率,才有一絲絲的正當基礎;並且,該標準也僅限於河川或大排水系統,而絕無可能如他現在所言,連都市排水都要做到50年甚至200年的防洪標準。

要知道,放眼全國,除前述首都個案外,我國中央河川以100年防洪頻率為標準,縣市河川以25年防洪頻率,而都市排水則以10年為標準、更多有縣市僅以5年為之;相較之下,都市排水均以10年防洪頻率為標準的台南,已是名列前標。對此,我們看到高思博拿一份1973年的政策規劃,不願思考首都圈特有需求、更無視全國都市區域排水均為5年至10年的事實,執意將台南都市區域排水提升為50年甚至200年防洪頻率標準,實在讓專家搖頭嘆息,質疑高思博是「政治凌駕專業」、「為選票而失去理性」。

再者,高思博質疑,「前市長賴清德的200億元治水經費,究竟花到哪裡?」對此,筆者向所有市民朋友報告,台南市於2011年至2017年為止的治水工程,以八掌溪、急水溪、曾文溪、鹽水溪和二仁溪等五大河川為界,分為四大區域,共計七年間完成護岸堤防285.64公里、分洪道4處、橋梁改建31座、滯洪池13座、雨水下水道47.75公里、抽水站30站(總數53站)、移動式抽水機157台(總數321台)、水門1599門(總數2209門)、護岸加高25.2公里、水資源回收中心6座、汙水下水道接管12.5萬戶(增加17.4%,總數19.1%)、水質淨化場10座等水利相關工程。

上開治水工程,讓台南市的淹水面積大幅縮減,包含大台南合併前縣市長的共同努力下,若檢視每小時及每24小時最大降雨強度相近的對照組,我們可以清楚看見,台南淹水面積,從2005年的612豪雨淹水面積18,375公頃減至2017年海棠颱風的629公頃,減少將近97%的淹水面積;以及2009年莫拉克風災的55,000公頃減至2016年梅姬風災的3,181公頃等,都能看到「淹水面積大幅縮小」、「淹積水時間大幅縮短」等客觀數據擺在眼前的不爭事實。

此外,包含目前仍受淹水所苦的永康及仁德的三爺溪流域(包含大灣、裕農路高速公路下涵洞、仁德工業區)、安南區的安中路及同安路口草湖寮一帶、及南區的喜樹灣裡一帶等積淹水改善工程,目前均正積極進行中。舉例來說,三爺溪治理的高地分流至鹽水溪、大灣排水沿線的帶狀滯洪池、仁德交流道萬代橋下的水道拓寬、以及仁德滯洪池的持續拓寬等水利工程,旨在全力舒緩三爺溪流域的洪鋒量以達治水功效。而安南區安中路和南區喜樹灣裡等易淹水地區,也透過增設排水箱涵、抽水站、水門和舌閥等方式控制、引導水流,期能搶治、改善該些區域的積淹水災情。

也就是說,市府始終把治水放在第一優先順位、從未停歇。但治水是百年大業,面對天災,像是區域排水200年防洪頻率這種「人定勝天」的妄誇海口,就是把治水想得太簡單、太容易的不負責任言論;要知道,台南為全國易淹水面積最高的縣市,台南的治水工程實為全國難度最高,這樣艱鉅的任務,絕無可能一步到位,只能逐年落實水利工程漸進改善。而市府這樣的實作精神,遠比離開台南十年、現在空降回來就濫開支票的無知政客,強過太多。

/林宜瑾(台南市議員)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