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38

美中對抗夾縫求生 台灣應團結拚國家正常化

  今(5)白宮罕見以「發言人」名義公開嚴厲譴責中國,指出北京當局日前去函美國兩家航空公司,要求將台灣標註為「中國·台灣」並取消任何暗示台灣主權獨立之相關資訊,對此,美國總統川普「呼籲中國,停止威脅和逼迫美國企業及公民」,反對中國強迫美國企業使用「中國政治正確的特定政治語言」。?

  而我國外交部對美方此波強硬表態,除表達誠摯感謝,也強調台灣外交處境「日趨艱困」,中國對台打壓從未停歇,「呼籲國際社會,正視中國干預各國企業營運的蠻橫做法及不良意圖,並發揮道德勇氣抗拒中方無理要求。」

  之所以外交部作此呼籲,正是因為在國際政治現實環境中,除美國這次的大動作的回應挑戰外,幾乎所有與中國建交、承認「一中原則」的國家政府,面對中國打壓台灣的相關要求,均是採取以和為貴的「綏靖」態度。從外觀上看來,就是民主國家的政府與企業聯手霸凌同為民主陣營的台灣,以此來討好中國。這個時候,我們唯一能期待的,反而是各國間來自公民社會、由下而上在社群媒體上流通傳播以揭露中國對台施壓暴行的正義之聲。

  此外,台灣的邦交國,也是中國威脅利誘以封鎖台灣國際空間的對象。至今已失去三個邦交國的蔡政府,對比八年任內僅失去一個邦交國的馬政府,兩者間處境是南轅北轍。主要原因,除中國希望鞏固國民黨在台統治,期待國民黨作為中國共產黨在台買辦,最終促成兩岸統一大業外;也是因為,當時中國方面對台研究指出,奪取台灣邦交國的成本高於效益,因此不宜在對台外交攻略。所謂效益,指得是孤立台灣;而所謂成本,則是指對台灣人民情感的傷害,兩相比較之下,當時中國認為,持續奪取台灣邦交國已無太大助益,反倒將因此失去台灣民心且恐動搖國民黨對台統治,決定外交休兵。

  因此,過去在馬政府任內,中國放棄拔除台灣邦交國,直到2016年蔡政府上台,中國亟欲表現對台灣人民的選擇的失望,決定重操舊業,以具體行動展示其對台封鎖及壓制能力,除凍結經濟、觀光等多面向的交流,也全面啟動外交打壓。但同樣的是,中國對台的「家父長式老大哥心態」,台灣就是要聽中國的,台灣做了錯誤的選擇,所以要接受中國的懲罰,這種囂張惡質的跋扈態度,只是持續激發台灣人對中國的厭惡情緒。

  總之,我國面對中國施壓,包含從外部封鎖國際空間、從內部扶植在台買辦階級以內外夾殺我國中央政府的險境下,即便我們瞭解到,川普的真正目的是「美中對抗」,其餘對於自由民主、維護美國企業和公民免於受到中國政治壓迫、甚至是為台灣發聲等,恐怕都只是美國面對中美貿易戰和中國南海擴張等全球「美中對抗」國際態勢下的附帶產物。但無論如何,小國外交本來就要在大國間夾縫求生,面對中國步步進逼、以及過去美國政府對中國的綏靖求和,眼前迎來願意挺身抗中的美國政府,包含此際針對台灣問題譴責中國、以及月前通過《台灣旅遊法》以反制中國對台打壓等具體作為,均為台灣國際空間爭取曙光,對台而言至關可貴。

  然於此時點,台灣追求「國家正常化」的真正難題,在於我國缺乏「全國一致的國家認同」,既然沒有上位的國家概念支撐,政治人物所歸屬者,僅剩政黨。也因此,「台灣不是正常國家」的現象,不僅在被中國打壓的國際現實中如此,於國內政治環境,更是如此。

  欲追求「國家正常化」,台灣除爭取世界各國「發揮道德勇氣抗拒中方無理要求」等國際認同,更應先反求諸己,透過「務實追求最大公約數的全民一致之國家認同」來達成內部團結,而非僅是沉溺於政黨認同和各自偏狹的國家認同中,任憑國家認同的難題持續撕裂台灣、阻礙台灣人團結一致抵抗外侮的機會。

網友回應